大学到底是谁家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14 次 更新时间:2018-03-05 13:30:15

吴万伟  

罗恩·斯宾格勒 吴万伟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临终时候写到,“到了50岁时,人人都长着一副自己应得的面孔。”对于社会和大学来说,这种说法也说得通。社会到了高峰时,它就有了自己应得的那种大学。在政权的中期,现在加拿大已经早已超过了青年,但还没有到年老昏聩的地步。看看我们的大学这面镜子,我们看到了什么?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很多面带微笑的学生,有关“影响力”和“创新”的谈论,更多的基建投入,需要庆祝的更多新社区和产业合作。但是,那到底是谁的形象?是谁创造了它?又是为谁服务的?

管理者控制着现代大学。如果用本杰明·金斯伯格Benjamin Ginsberg)的话说,教授已经没落,大学现在完全是“管理者说了算”的机构。[1] 花在管理者和管理上的钱超过了花在教师身上的钱,管理者比教师多很多,管理者的薪水和全套福利待遇尤其是校长和其他高级管理者在过去10年已经像坐了火箭似地向上攀升。更加说明问题的或许是,学生自己在雄心和需要方面更类似管理者而不是教授。我们听到的是安全、舒适、保险、高质量的服务、一流的住宿条件、得到保证的成绩、机构品牌、更好的就业安排、毕业证书的市场价值---这些是当今学生提出的要求,而不是追求真理、正义和智慧。[2] 教授和学生的传统语言仍然存在,但“服务提供者”和“消费者”的说法正在试图取而代之。合议制和联合决策的原则仍然还在书上,但是它们已经不再是反映大学的样子和运行方式的描述了。

革命已经结束,管理者赢得了胜利。但是,传统结构和语言的延续导致有些人认为,机构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始。这是一个错误。正如很多革命那样,公开的冲突只是在真正的权力已经易手之后才出现。比如在法国,资产阶级之所以能抓住对政权的控制,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牢牢掌握了控制权。现代大学的情况也是如此。过去几十年来,管理者已经缓慢掌握了大学的控制权。最近大量出现的批评这种接收的书籍文章和宣言造成一种印象,似乎战斗还在进行中。其实,那是幻觉,很多文章的作者对此心知肚明。所有这些抗议的声音写得非常漂亮,很高尚,也有深刻的见解,但这些要么是失败者的哀号,要么是不甘心失败的垂死挣扎。

那么,怎么办?冒着被解雇的风险继续作战吗?承认已经变天,加入胜利者一边分一杯羹吗?还是承认失败,随后退出?

这些都是貌似有理的反应,我们很多人每天都在使用的生存策略可能是某种混合体,这令人担忧。从个人角度来说,笔者不像积极分子那样咄咄逼人,但要比悲观主义者更积极一些。本文的建议有些老套,但也有温和挑衅性。本文认为,我们应该思考大学里的变化,以便对大学意味着什么达成某种共识。然后,我们就能采取合适的行动,无需对后果有任何幻觉。

为了做到这一点,本文提出一个测验。管理者最喜欢的一个词是责任追究。他们告诉我们必须问责,尤其是对教授们问责。好吧,就让我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来问责一下管理者。他们在夺取大学的控制权之后,到底用公众的信任做了什么呢?

这个测验中的反讽意味一点儿都不少。新的管理者种姓制度给加拿大大学带来的最显著变化恰恰是问责传统的颠覆。在传统大学,教授是“不被问责的”。大学是神圣之地,教授们有完全的自由与学生和同事一起探索他们感兴趣的领域,不受任何干涉和强制性的要求。这当然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从深层次上说,教授要被责任追究的,但是那远远超出了官僚群体能染指的范围,问责教授既不是他们的野心所在也不是他们的利益所在。教授的责任是发现真理和讲述真理,鼓励学生做同样的事。在这个方面,考核教授的能力和成就是判断问题,没有办法靠量化考核。而且,考核只能由具备这种考核能力的人来实施。因此,引进了一种机制来确保大学在永久录用某位教授之前就做出这种判断。通常,一个人要在大约15年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学习和长时间的专业观察和认真评估之后,在大部分学校是持续56年,只有那些证明自身价值的人才被授予终身教授职位,并被允许继续教学和科研来追求这个美好的目标。

另一方面,管理者之所以总是被问责恰恰是因为他们的责任在本质上是管理性的,因而会因为评估和定期的公共审计而有所修改。他们有责任确保学生和教授的活动不受干涉,有责任管理学校的经济事务。在此意义上,管理者是这个神圣之地的管家而非家长。

但是在当今大学,这些角色已经被彻底颠覆。教授们现在是被问责的对象,但不再是被同行或学生问责,不再被认为是所担任课程的主导者。相反,他们要被管理者问责,这些人使用越来越广泛的工具和人员来评估教授的成果,衡量其工作表现,所有这些都是被认为可量化考核的。而在对科研成果质量进行评价方面,我们现在拥有众多被用来当作价值标准的“成果”。学生评教和选课率(受欢迎程度),被“评价量规”决定的学习,发表论文和出版著作数量、科研资金数量、社会影响力等都是考核指标。换句话说,量化考核你的只有东西,所有这些都不需要做出判断。

激烈指责教授缺乏问责的管理者如今都处于不被问责的位置。在今天,管理者几乎是谁都不敢碰的。他们对大学的价值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办法衡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英皇娱乐网(http://www.hairbydebra.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hairbydebra.com/data/108684.html
文章来源:英皇娱乐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irbydebra.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英皇娱乐网(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英皇娱乐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英皇娱乐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